我靠种田养家 作者:穆将军【完结】(18)

2020-09-19  作者/标签:穆将军


    再次醒来,陆安出了一头的汗,身上也粘乎乎的不舒服,想到梦里的场景,陆安不禁晃了神,手指无意识的捻动,好似还能感受到肌肤的滑腻。
    “阿母。”墩儿不知何时醒了,整个人滚到陆安怀里揪着她的衣襟腻歪,软糯的声音惊醒了陆安,“阿母,想吃糖。”
    “明儿吃,今天不许吃了。”陆安拍拍墩儿的背,想要去看看外面的衣服有没有干,却被墩儿哼唧着揪的死死地,无奈只得重用衣服裹了她出门。
    “衣服还没干,回去再换吧。”陆安摸摸还潮湿的衣服,就这样抱着墩儿出了门,墩儿依赖的样子,让陆安恍惚感觉自己真是她的阿母。
    “阿娘,墩儿的衣服呢,她身上的我给洗了。”陆安刚进院子就喊冯氏,活像个没长大的孩子,进门先叫娘。
    “在屋里呢,我给找找。”冯氏起身进屋,墩儿从不到一岁开始就是和她睡得,一是李氏又有了身孕,二是想从小教,免得大了不好说。
    “墩儿,你咋没头发了?”福生本来蹲着玩呢,见陆安坐下,人也跟着凑过来,稀奇的摸着墩儿的头发,“姑姑,墩儿的头发呢?”

推荐本书

    “墩儿的头发剪了,凉快。”陆安手痒的摸了一把墩儿的头,好摸的很。
    “福生也想剪,好热的。”福生指着自己的头发,眼巴巴的看着陆安,陆安却没答应,现在是不禁止人剪头,却仍有些人,认为剪头是对父母不敬,她虽然身为长辈,却不好做这个主。
    “说什么呢,这么开心?”冯氏拿着墩儿的衣服出来,就看见她们三个其乐融融的样子,很符合她心中的想象。
    “没啥,就是我看墩儿头发不太好,寻思着剃了可以捂捂。”陆安可不敢说,我就是嫌她留头发麻烦,看着不舒服才剃的,她虽然应一声阿母,却没尽过一天阿母的责任。
    “剃了也好,之前吃的不好,头发跟杂草似的。”冯氏抱过去墩儿给她穿衣服,还顺手摸了一下她的头顶,“剃了好好长长,头发得乌黑才好看呢。”
    “喏,阿娘你看,我还给她留了一小撮呢,正好扎个小辫。”陆安指指墩儿后脑勺上的一小撮头发,很是得意,“我听人说,小孩子留个小辫,就拴住了,能图个好兆头。”
    “拴住好,拴住了小鬼儿就勾不走。”冯氏笑呵呵的回屋取了红线给墩儿扎上,还给她编了编,“福生年纪大了些,就不剃了。”
    “听您的。”陆安点点头,她对给孩子剃头并没有什么执念,是属于一时兴起,“福生翻年就六岁了,剃了是不太好。”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墩儿可真好看。”冯氏给墩儿理好衣襟,就让她下去玩了,也不知是洗澡的原因还是剃头的原因,墩儿整个看上去精神了不少。
    “阿娘,咱家的镰刀呢?我上山看看,捡些柴回来。”陆安起身伸了个懒腰,她那院子里空空荡荡的,没有点儿人气,现在天热还好,等天冷了,更难过。
    “镰刀?你阿爹拿走了,他去地里割那些倒得苞米杆去了。”冯氏从屋里拿了两根麻绳递给陆安,“你也别走太远,就在近处捡捡就成,这几亩地的苞米杆就够烧的了。”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就是上去看看,闲着也是闲着。”陆安把绳子系在腰上,又拿了个小背篓,她想去看看山上有没有吃的,要是碰到个兔子野鸡什么的,就更好了。
    她腰上的匕首不似之前送给墩儿的那般华丽,只握柄上有着几道防滑纹,看着很是朴实,送礼都拿不出去的那种。
    山是无名山,因为在村子后边,村子里的人都叫它后山,后山不高,却丛林密布,村子里最有经验的猎人都不敢深入,因为它紧连着的就是巴里山脉,巴里山脉号称纵深八千里,是大陆上有名的山脉。
    后山的外围是安全的,自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,陆安在外围绕了半天,柴都没捡到几根,更别说其他的了。


阅读记录

目录  上一页 下一页